全部
  • (3760)

周碧华:十三栋的那些人和事(青春秘史)

十三栋的那些人和事     篮球架方向便是十三栋   近读汪兆骞先生的《民国清流》,百年前北大的那些人物活脱脱就在眼前。汪先生之所以写得如此顺手,皆因那时的人物都有记日记的习惯,民国的报纸又喜欢刊载知识分子的长长短短,所以史料丰富。 我便杞人般忧天了,如今的人既不写日记,也不喜欢公开吭声,报纸上更难看到知识分子的长长短短,若干年后的人们研究如今的知识界,恐很为难,若写也定是干巴巴的。 于是心生一念,在患上...

  • 6
  • 0
  • 0
  • 0
2019.01.14 16:30

周碧华:我对雪已很敏感

写在前面:我曾经写过一些关于雪的诗,都是颂辞。今天敲的这些行,却有些压抑,境由心造也。 第一场雪   那么薄的雪花 总是在一夜间给人很厚的惊喜 它无比仁爱       城里乡间都有施舍 没有谁不会欢喜 第一场雪总是飘落到媒体的重要位置   那么纯洁的雪 最终被清扫到路边 无数的颂辞粘附于上 雪由白变黑 2019.1.3   我对雪已很敏感   2008年那场雪覆盖了南方 那年我失去了父亲 还有汶川十万同胞   2018年最后几天我飞往北方 迎面...

  • 4
  • 0
  • 0
  • 0
2019.01.09 15:39

周碧华:益阳为何打不好三周牌

益阳为何打不好三周牌   我居常德,对我的东西两个邻居益阳和张家界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因而颇多关注。 张家界因山水旅游已扬名天下,益阳呢,夹在长沙常德间,有点难受。 今天不聊这个,聊名人效应。 当下,没有名人的地区是十分自卑的,于是只要与西门庆扯上关系都要大做文章,而名人辈出的地区当然不会放过名人效应带动旅游业的机会的。 益阳山清水秀,名人众多,如著名的“三周”(周扬、周立波、周谷城),文章却不好做! 当地...

  • 9
  • 0
  • 0
  • 0
2018.12.19 08:20

周碧华:40年间话穿衣

40年一瞬间:说说衣服   今天满屏满网都是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帖子(似乎未见文学作品),我说点什么呢?高大上的话题还是让理论家们去说吧,我就说点切“身”体会:穿衣。 衣服有三种功能:遮羞、御寒、装扮。 40年前,衣服主要是前两种功能,如从我们乡下人的角度看,这两种功能都还未完全发挥好。 先说御寒。那时人们摄取的食物热量少,偏偏那年代的冬天特冷,池塘里结的冰可行走。而现在有空调了有足够的衣物了,冬天却又没有以...

  • 5
  • 0
  • 0
  • 0
2018.12.18 15:42

周碧华:文学圈又上演闹剧,该谁管?

文学圈又上演闹剧,该谁管?   偶然看到一份榜单,谓之《中国新诗百年百位网络诗人入选名单》,主办单位是:人人文学网、中国网络作家协会、中国诗歌春晚组委会、中国网络文学节组委会。 像往常一样,我微笑了。 我一直在文学圈外当旁观者(如今没有文坛只有圈子),面对许多人的自我标榜,我都表示理解,因为各有各的活法,况且,只要不形成公害,就伤害不到别人。是不是杰出诗人、世纪诗人、桂冠诗人,读其一首诗便可见功力。...

  • 3
  • 0
  • 0
  • 0
2018.12.13 07:21

周碧华:我们终将成为空巢老人?

我们终将成为空巢老人?   在乡村,青壮年大多去了城市务工,于是有了“留守儿童”,这个词诞生才二三十年吧,谁也不敢轻易触碰,一触就疼。 谁也不能站在道德的高地去谴责谁,谁也无法解决这一现实问题,因为他们的父母正是为了孩子的未来而去了远方。 这种痛,会轮回。 当留守儿童有一天长大了,他们就去了远方;而当年去了远方而置他们于孤独境地的父母,回到了故乡,成了空巢老人。 虽然有些地方的乡村已建设得越来越漂亮,但那...

  • 5
  • 0
  • 0
  • 0
2018.12.12 08:37

周碧华:可以质疑转基因但不能侮辱袁隆平

可以质疑转基因但不能侮辱袁隆平   这几天,网络上围绕转基因的事儿又吵开了。 吵很正常,有不同意见嘛,但是吵着吵着就有了人身攻击。 普通网民进行人身攻击那是司空见惯的事儿,我在网络二十年,从不回击直接侮辱我的人,以显包容。 但是,若有我心中崇敬的人遭侮辱,我是要拔刀相助的。 袁隆平先生就是我崇敬的人,相信全球有许多人像我一样崇敬他。2008年7月,袁老爷子参观车展,有人疑心他不能保持本色而要贪图享受了,我当...

  • 8
  • 0
  • 0
  • 0
2018.11.26 08:02

周碧华:难得糊涂是一行虚伪的题款

难得糊涂   题记: 偶尔举一支秃笔画竹,画着画着就走了神,不知怎地,总是想起郑板桥老先生来。老先生那么多的作品,但就是竹和“难得糊涂”成了他的两个鲜明符号,可以说,“难得糊涂”深深地影响着国民心态。有一天,我画着竹,突然掷笔沉思,这郑板桥既然说难得糊涂,怎么又喜欢画竹呢,竹是一种很有个性的植物嘛!像是科学家经千万次实验有了重大发现一样,我似乎发现了郑板桥真实的内心世界,这狡黠的家伙!这智慧的家伙!于是今...

  • 7
  • 0
  • 0
  • 0
2018.11.19 20:03

周碧华:常德麻质画为何让德国人震惊?

常德麻质画为何让德国人震惊? 德国人以创新能力和工匠精神闻名于世。 但当他们面对来自中国常德的麻质画时,受到极大地震憾,画布和颜料均是麻的,这怎么可以做到?! 最近,德国艺术名城杜塞尔多夫市,“文化中国—湖南文化走进德国”现场,德国观众第一次见识到这世界独一无二的艺术形式,他们围绕着画师李健鹰问这问那,被东方文明中国智慧所折服。 在常德麻质画走进德国之前,德国媒体曾组团来到湖南常德,记者们目睹了画师现场...

  • 9
  • 0
  • 0
  • 0
2018.11.08 08:17

湖南师大的一场晚会为何极具文学和音乐价值?

湖南师大的一场晚会为何极具文学和音乐价值?   读过书的人都有母校。绝大多数人都有母校情结。 那是因为,无论你的母校是比较寒碜的普通学校,还是名冠天下的高等学府,你都或多或少地受惠于她。 从一所学校走出去的学子,就像母校撒出去的种子,四处生根发芽,各自拥有自己的人生。 虽然有的发达,有的平凡,但都是母校的财富。否则,母校这棵大树,又怎能枝繁叶茂! 因此,无数的名流或凡夫俗子,只要提起母校,都会有别样的情...

  • 22
  • 0
  • 0
  • 0
2018.10.30 0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