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3743)

周碧华:7年官司只为15天的清白?

一个“赌博佬”的胜利说明了什么       昨日媒体的一则消息,可能令一些有打牌爱好的人士窃喜:成都市温江市民王彬如打5元麻将被拘15日,历经7年申诉,在最高人民法院作出裁定指令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后,决定撤销一、二审法院的判决,同时撤销温江区公安分局的行政处罚。 在中国,喜欢玩牌的人以亿计,但这些人士决不会称自己是“赌博去”,而是“玩牌去”,虽然以金钱为输赢的标志,但都坚称主观动机是为了玩,即娱乐。既是娱乐,...

  • 0
  • 0
  • 0
  • 0
2018.08.15 06:41

鲁迅文学奖,别惹恼了九泉之下的鲁迅

鲁迅文学奖,别惹恼了九泉之下的鲁迅     昨天,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评选揭晓,文学圈子里一阵雀跃。 坚守文学阵地的人,是令人崇敬的。获奖者应该也是公认的优秀作家、诗人。 然而,我在内心默默为他们祝贺的同时,觉得还是有话要说。 但这也获奖者无关,而与这个奖项之冠名与评选有关。 众所周知,鲁迅的一生就是战斗的一生,他是一个高度介入现实生活甚至直接介入政治的作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战士,他的杂文甚至被称为“投枪和匕...

  • 6
  • 0
  • 0
  • 0
2018.08.12 07:29

周碧华:为何中国人纠结不已

为何中国人纠结不已   柏杨先生曾写过《丑陋的中国人》,我今天写“纠结的中国人”。“丑陋”指品性,“纠结”指心理。 可以说,中国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群体性纠结过。 自从2006年彭宇扶起倒地老人反吃官司之后,国人再遇类似情况,就纠结不已,不出手相助吧,良心不安;出手相助吧,又担心被讹。 天天诅咒高房价,却又有无数的人拼了命往大城市里挤,以致出现了一个个空壳村庄;有些人赞美着乡野之美,自己却又不愿回去了或已回不去...

  • 5
  • 0
  • 0
  • 0
2018.08.09 08:25

周碧华:行善记

                             行善记                              (组诗)                                                 善无大小,日行一善                              ——题记                              买西瓜   这个枯瘦的老太婆,身长不及扁担 一担西瓜超过了她的体重   比西瓜更重的是她的念想 每移一步,她祈望有一只西瓜变成钞票   她歇口气,再起身却挑不起那担西瓜 那担西瓜死死拽住了她   我买瓜,每只...

  • 4
  • 0
  • 1
  • 0
2018.08.05 17:31

周碧华:穷人也许是幸运的

穷人也许是幸运的     许多人同情穷人,许多穷人正百般努力试图成为非穷人。而我说,在法制还亟待完善的当下,也许,穷人是幸运的。 当有钱人家的孩子吃着肯德基的时候,穷人的孩子吃着自家种的红薯。后来传出肯德基的鸡是饲料鸡,吃多了会早熟,会成小胖子。穷人的孩子自然生长,没有一块脂肪是多余的。 当有钱人家的孩子自幼喝着牛奶时,穷人的孩子喝着母乳,佐以玉米糊或稀粥。后来传出牛奶里有“三聚氰铵”,喝牛奶的孩子有的成...

  • 10
  • 0
  • 0
  • 0
2018.07.24 07:27

那个年代的人为何勇于慷慨赴死?

那个年代的人为何勇于慷慨赴死?   我说的“那个年代”,是中国未走向市场经济社会之前。 那些耳熟能详的英雄事迹我就不说了,就说个身边的例子吧。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与赵先生多有接触,这个在南方少见的大个子男人,给人印象是话语不多,与他那能言善辩的学霸女儿形成鲜明反差。 最近一次相见,他却大发人生感慨,原来,网络太神奇,他与失去联系多年的战友在微信上重逢了。                居中者为洪庆奋 这个战友叫洪庆奋,如...

  • 13
  • 0
  • 0
  • 0
2018.07.16 07:51

周碧华:陈杰人为何如鱼得水?

陈杰人为何如鱼得水?   陈杰人被公安部门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以来,这几天网络上出笼了多篇帖子,揭露其疯狂敛财的经过,均为他的“朋友”和了解他的人士写的,我认为在没有司法部门公布结论之前,这些事儿还只能当“传说”。 “传说”陈杰人账上现金有六千万之巨,豪宅数栋……几年间,他为何从一个穷书生突然暴富了呢,这才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当然,法律没有规定穷书生就不能暴富,只要是通过合法劳动所得。但现在官方公布的消息称警...

  • 38
  • 0
  • 0
  • 0
2018.07.10 15:28

周碧华:拯救中国足球的绝招是什么?

  拯救中国足球的绝招是什么?   俄罗斯世界杯战斗正酣,用白岩松的话说,中国除了国足(特指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下同),都去了。虽是调侃,中国对世界杯之影响却不假,除了像土豪般的扔钱之外,中国人关注世界杯的人数绝对世界第一,当然,三分之一是真正热爱足球,三分之一是欣赏肌肉男,还有三分之一在赌球。 我第一次看足球是在1980年,也就是上大学的那一年,在物理系阶梯教室里,第一次从电视上看到了足球赛,却看不懂,但...

  • 19
  • 0
  • 0
  • 0
2018.07.03 08:15

文怀沙,为何能活到百零八?

文怀沙,为何能活到百零八?   国学大师文怀沙先生前日仙逝,享年108岁。立即有人抛文出来说他是学术骗子,唉,人都走了,这么做实在不地道。我关注的是他老人家的健康,因为他的长寿可以给人启迪,试分析与大家共享。 一生学习不止,健脑也 文怀沙先生出生于1910年1月,祖籍湖南,他一生涉足的学术领域比较广泛,在国学、红学、金石学、书画、中医学等方面都有较突出的成果。特别是楚辞研究,是公认的大家。即使在监牢里也未放弃...

  • 12
  • 0
  • 2
  • 0
2018.06.25 08:01

胡诗词:他有一双隐形的翅膀

胡诗词:他有一双隐形的翅膀   图为胡诗词   我与他相识是在1993年的一个冬夜,我赴汉寿县采访,下榻于“希贵宾馆”。晚餐后东道主安排客人去一家歌舞厅娱乐,我不会跳舞,在若明若暗的角落里坐了一会自觉无趣,便独自回宾馆去休息。此时下着大雪,我踩着雪走到宾馆门口时,突然见门口停着一张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小伙子,他身后站着一个撑伞的少女。我正要从他们身边走过时,轮椅上的小伙子突然问道:“请问您是周碧华老师么?”我楞...

  • 10
  • 0
  • 0
  • 0
2018.06.21 0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