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过他人,会快乐一辈子
2020-11-19 16:11:49
  • 0
  • 0
  • 0
  • 0

帮助过他人,会快乐一辈子


 

国人本有乐善好施的传统,进入市场经济社会伊始,各自为生存而拼,人们的价值观一度产生混乱.当社会秩序稳定后,人们蓦然回首,发现人还是需要互帮互助的,并非绝对的个体.

于是,慈善公益组织和志愿者队伍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这是社会进步的显著标志.凡参与其中的人,一定是快乐着他人也快乐着自己的人.

助人,都是尽一份心,出一份力.有能力者,大手笔出手;凡凡者,做力所能及的事特别感动的是,许多受助者,一旦生存境况改变,又来助人,回报社会.

帮助过他人,会快乐一辈子

年初疫情期间,武汉封城,千多万人的生活面临困难,全国人民伸出援手,这是大爱.我在挑选一批抗疫摄影作品提供给媒体时,发现一个公益组织的人穿着红马甲,在田野里采摘白菜萝卜,接力运上货车,往武汉.当时,人们都呆在家中,尽量不出门,谁也不知瘟神躲在哪里,但他们毅然走出家门做公益,毫无惧色.后来我了解到这个公益组织叫九妹公益

帮助过他人,会快乐一辈子

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我认识或不认识的慈善与公益人士有许多,如白狼先生和胡诗词先生,都是肢残人士,但他们经常为社会奉献自己的力量,谁说他们肢残呢,其实形象是很挺拔的!

帮助过他人,会快乐一辈子

桃源县有个叮当助学公益组织,参与者大都是公职人员,双休日本来是他们紧张上班五天后休息的日子,但他们利用这个时间走进偏远乡村,去寻找和帮助那些留守儿童.

帮助过他人,会快乐一辈子

炎波等人成立了护鸟组织,没日没夜的与捕鸟人战斗,为的是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他们多出一次汗,我们的天空就多一只鸟飞翔.

还有许多社会组织虽然不是慈善或公益性质,但都把公益当作组织的必选活动项,这些有组织的良善行动成为了社会的风景.更多的人虽然没有加入各类组织,但在日常生活中,把帮助别人当成一种习惯.

为官者替民谋福便是善,从商者童叟无欺便是善,我们普普通通的人能尽举手之劳当然也是善.

回想我的记者生涯,帮了多少人,不记得了.但有两件事记忆犹新.

1997年香港回归前一个月,我收到一封寄自汉寿县某乡镇粮店的一封厚厚的信,信是个小女孩写的,然后夹有一叠稿件,小女孩称,稿件是他朋友写的,希望能发表出来.

稿件6000多字,是有关香港回归的,作者姓S此稿太长,我没打算刊发.某一天,编辑部的电话响起,是找我的,原来是那个写信的女孩,询问稿件发出来没有.我回答说,稿件太长,要占用整版,没有先例.没想到我的话音刚落,那女孩便在电话里抽泣起来.看来,此文是否发表对她朋友来说特别特别重要!

我说只要你能出实情,我尽量想办法.

小女孩立即不哭了,在电话里告诉我,她17岁,刚从中专学校毕业不久,在校期间,喜欢晚上收听广播里一个心灵热线节目,竟然被一个男性听众的诉说给打动了,她主动写了信,在书信交往中,才知那个男人30岁了,已婚,在德山监狱服刑,喜欢写作.信来信往,她竟然爱上了他.她觉得一定要为他做点什么.

我便知道这篇稿件的重要性了,顶住压力,在香港回归前两天整版推出,并将样报寄到德山监狱服刑人员S那里,尽管我知道这个女孩和S的爱情不会有结果,但想到能为S加分减刑(要知道该监狱历史上也没有人发表过整版文章!),想到那个小女孩快乐的样子,我的心里如沐春风.

2006年,我独自编辑出版拥有公开刊号的文学月刊《朔方.散文时代》,一天从外面拉广告回办公室,看到桌上有封来信,邮寄地址是湖南省女子监狱,甚为奇怪,拆开来是一封字迹娟秀的信,还有一篇散文.

写信的女子说,她是临澧人,一失足成千古恨,正在服刑中.她父亲定期给他寄《朔方.散文时代》,让她的精神有了寄托.

我读了她的散文,有些功底,就马上发了.给她寄了样刊后,她很快回信,表示她酷爱读书和写作,但就是可供她阅读的书籍太少了.

我把这事讲给常德散文家协会秘书长薛开美先生听,他也被感动了,几天后,薛开美驾着他的宝马车,后备箱里装了一堆文学书籍,我们专程去为这位服刑女子送书.在省城好不容易才找到该监狱,虽然不能见到她本人,但管教干部听到我们的介绍后,承诺一定将书转交给她本人.后来听说,因为她发表了作品,监狱方让她当了文化教员.

世上的人若真心帮助人是不图回报的,甚至都不用想帮了会有什么结果,只是心安,心暖,偶尔忆起,微微一笑,小小的快乐就这样伴随一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