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罗人太热情,屈原都不好意思了
2018-06-18 07:49:47
  • 0
  • 0
  • 1
  • 0

       汨罗人太热情,屈原都不好意思了

 

 

今天是端午节,我昨日从湖南日报新媒体“新湖南”直播中得知,岳阳市下辖的汨罗市举行了名为“端午源头美,龙舟故里新”大型纪念活动,我为该市重视文化重视屈原而点赞。

然而,做名人文章若过了头,或带有极强的功利性,文化就会变味,加之媒体传播与记录,若干年后,便成了“史实”,就有可能误导后人。

直播解说词中说道,“勒紧裤带打造一个气势宏伟的屈子文化园”,汨罗人宁可饭都吃不饱,历经8年建设,也要弄个中国第一的屈子文化园,其精神是感人的。

为何要勒紧裤带呢?解说词也说道,“弘扬屈子文化,利用屈子文化为现代文化服务”,便露骨地说明了大肆纪念屈原的动机,一个“利用”便很清楚地告诉世人,无非是要发展旅游产业也。

这也无可厚非,某个地方还抱着个西门庆发展旅游业哩。应该说,汨罗人围绕屈原做足了文章,上至京官,下至学术机构,与几所大学形成了战略合作关系,一旦有了累累学术成果,汨罗人的努力就更显成效了。

其实要我说,屈原在汨罗境内居住过并自沉,不用怀疑,至于龙舟竞渡之风是不是由这里兴起,也还值得探讨。据考证,唐朝朗州(今常德)司马刘禹锡写的《竞渡曲》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首描述端午赛龙舟的诗歌,他吟道:

沅江五月平堤流,邑人相将浮彩舟。 
灵均何年歌已矣,哀谣振楫从此起。 
杨桴击节雷阗阗,乱流齐进声轰然。 
蛟龙得雨鬐鬣动,螮蝀饮河形影联。 
刺史临流褰翠帏,揭竿命爵分雄雌。 
先鸣馀勇争鼓舞,未至衔枚颜色沮。 
百胜本自有前期,一飞由来无定所。

可以断定,在刘禹锡流放朗州前,那里早就有了龙舟竞渡的习俗,那时的朗州在中国算得上是座二线城市,而汨罗是个小地方,一种风尚的兴起,是由大城市影响小地方哩,还是由小地方影响大城市?

汨罗人太热情,屈原都不好意思了

说这里面葬着屈原,你信么

至于将那明知是楚墓的“十大疑冢”视做文物宝贝,便有些可笑了。屈原时代,洞庭湖腹地的汨罗人烟稀少,他自沉后哪里会突然冒出那么多条船来打捞他,还说10天后打捞上来只有半个脑袋的屈原,如今的专业打捞队都没这水平哩。传说也就罢了,如今当真的来做,我就想呵呵。要指着楚墓说里面有屈原,常德市临澧县境内有3000座哩。

汨罗做屈原文化的真正优势在于,历代文人墨客留下了许多凭吊诗文。但从现在的造势来看,似乎要把汨罗当成研究屈原的中心——这是一个天大的误导!

稍通文墨的人都知道,要研究一个人,主要研究他的作品,通过其作品而窥视其精神世界。那么,屈原的重要作品并不是在汨罗一带创作的。

屈原第二次流放,在湖南境内有10多年,其足迹遍布在如今的长沙、岳阳、常德、益阳、汉寿、桃江、沅陵、辰溪、溆浦、泸溪、汨罗等地,从中可见主要地域为沅澧流域,因为从地理上来讲,沅澧一带是楚国在长江以南开发得较早的地域,在洞庭西岸,往来也方便些。其重要作品《九歌.湘夫人》《涉江》等作品中就有相关句子涉及今天的常德,他的徒弟宋玉也就葬在常德的临澧县。他的楚辞风格深深地影响了唐朝流放至朗州的诗人刘禹锡,刘禹锡因此创作了数百首浪漫情调的“竹枝词”。

关于屈原与常德的关系,我就不赘述了。我感到深深忧虑的是,在政府主导下以产业为目的的“文化”还有多少真实的成份,假如常德市政府益阳市政府桃江县政府沅陵县政府……哪天也斥巨资来个“屈原文化园”,然后与中国社会科学院或北大联手,我看汨罗如何是好?

我还要顺便与那些高校里的学者们商榷,不要因为有“战略合作关系”,学术就屈从于人民币,假如我是研究屈原的学者,我的研究重点绝对不会放在屈原自杀的地方,正因其自杀,开启了中国知识分子不会抗争只知自杀的风气,我的研究重点会放在他的“求索“过程及沅澧流域。

少一点铜臭味和功利性,不夸大,认认真真纪念屈原,就好,不然屈原也会笑醒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