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爹俺娘的爱情
2020-07-12 10:18:47
  • 0
  • 0
  • 0
  • 0

写在前面:

20114月,我受邀参加由国务院新闻办举办的全国第四届博客笔会,前往地震三周年后的汶川灾区采访,当主办方介绍摄影家焦波时,他的事迹深深震撼了我!

焦波先生从1974年起开始用照相机为爹娘拍照片。1999年,又开始用摄像机为爹娘录像,总计为爹娘拍摄照片12000余张,录像600多个小时,实现了“用镜头留住俺爹俺娘”的心愿,也为天下儿女做了一件想做而没做成的事。其摄影作品《俺爹俺娘》获国际民俗摄影大赛“人类贡献奖大奖”,纪录片《俺爹俺娘》获中央电视台评委会大奖,全国电视星光奖一等奖,全国电视金鹰奖一等奖,全国纪录片大赛特别大奖、纪录片学术委员会一等奖,中国新闻奖,法国飞霸电视节奖。

   自四川一别后,我常在网络上搜索焦波先生的作品,特别是他的俺爹俺娘》系列,凝视久了,我就想起全中国类似于焦波父母的父母,无数的这样的父母,生儿育女,劳作一生,平淡一生,甚至穷困一生,无怨无悔,在高谈阔论爱情或个人价值的当下,你甚至都会怀疑这样的父母一生究竟有没有爱情,于是,我总觉得我应该以文字的形式来呼应焦波先生的《俺爹俺娘》,便敲下了这些分行的文字。

 死鬼

 

死鬼          母亲对父亲的称谓
半个多世纪里      
父亲可能淡忘了自己的姓名
就连牙牙学语的孙子也叫他死鬼
父亲似乎很享受      
淡蓝的烟雾烘托出他幸福的表情
这是母亲对他的最高赏赐       
娶了母亲          他心甘情愿把自己累成狗
在一声声死鬼的叫唤下
父亲从贫瘠的土地里刨出粮食
喂养八口之家      
还有猪牛羊和鸡鸭鹅
他们偶尔争吵         

父亲总是败下阵去
扛着农具走向田间
他亲手种植的庄稼不会与他争执
和风中向他频频点头
儿孙绕膝后         

母亲唤死鬼的频率大大下降
偶尔唤一声死鬼:来掏耳朵!
父亲便侧着脑袋眯着眼像个乖孩子
死鬼          来帮你捶背
父亲就说我先帮你揉肩
终于        村里的同辈先后故去
他们成了彼此的拐杖
牵着手在村里慢慢行走
当母亲去了天国
父亲在坟头依然等着母亲唤死鬼
在子孙和村庄的记忆里
父亲和母亲               有个词从未说出口

 

 

焦波《俺爹俺娘》作品选——

俺爹俺娘的爱情

俺爹俺娘的爱情

俺爹俺娘的爱情

俺爹俺娘的爱情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