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碧华:我对雪已很敏感
2019-01-09 15:39:57
  • 0
  • 0
  • 0
  • 0

写在前面:我曾经写过一些关于雪的诗,都是颂辞。今天敲的这些行,却有些压抑,境由心造也。

周碧华:我对雪已很敏感


第一场雪

 

那么薄的雪花

总是在一夜间给人很厚的惊喜

它无比仁爱       城里乡间都有施舍

没有谁不会欢喜

第一场雪总是飘落到媒体的重要位置

 

那么纯洁的雪

最终被清扫到路边

无数的颂辞粘附于上

雪由白变黑


2019.1.3

 

我对雪已很敏感

 

2008年那场雪覆盖了南方

那年我失去了父亲

还有汶川十万同胞

 

2018年最后几天我飞往北方

迎面看到大面积的雪

急速地向南方飘去

雪落在家乡的时候

我姐的生命比雪花还轻地坠落

 

我看到的雪已毫无诗意

它是惨白的凶兆

暗示我天地戴孝

 

2019.1.8

 

雪要恰到好处


别在北方晴空万里时下在南方

那样北方的原野会有些失落

 

别在田野还有些收成时就来侵占

那样农人和鸟都有些哀怨

 

别在离春节还远时就下了个精光

那样春节的爆竹会摔得很疼

 

别在夜归的人奔向家时疯狂地下

那样会让一盏灯久久地燃着

 

别在我悲凉如水时再来场雪

那样我会诅咒你落地即化

 

2019.1.8于常德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