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市副市长出庭意味着什么?
2017-12-22 12:01:51
  • 0
  • 0
  • 0
  • 0

常德市副市长出庭意味着什么?

 

前几天,有一条新闻被过度炒作的《芳华》所掩盖,没有引起国人足够的关注。

其实意义非同寻常:

1219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市民田启林诉常德市政府行政纠纷案。根据行政诉讼法有关规定,常德市政府指派副市长涂碧波出庭应诉。

这件事的意义并不在于判决结果,而在于常德市政府坦然面对诉讼的胸怀与担当,一位副市长从平日里的主席台上,站到了被告席上。

常德市副市长涂碧波在庭审陈述时表示:“作为诉讼的被告当事人,我们与原告的法律地位是完全平等的,理应充分尊重司法机关独立行使司法权,充分尊重人民法院所作出的裁判。只要是生效的法律文书,我们坚决执行。”

在中国这样一个封建社会历史比较长的国度里,走向法治之路是异常艰难的,古代便有“刑不上大夫”的陋习,民众亦有“胳膊拧不过大腿”的固有思维,因此,“民告官”在中国本来就不易,告了之后,官方应诉的概率很低,即使有,也是委派小职员替代出庭以“维护官威”。

行政诉讼法自从1990年实施以来,实施的情况很不理想。首先是立案难,一般的法院不愿接手这“烫手的山芋”;其次是胜诉难;再次是执行难。

而常德市这起民告官案,由副市长出庭,一方面体现了政府对法律的尊重,一方面体现了政府对原告即对市民的尊重。

常德市出现这一可喜现象不是偶然的。新一届市委市政府提出了“开放强市、产业立市”的总方针,何谓“开放”?我的理解是,开放首先应该开明,如何做到开明?只有具备平等意识、包容意识,才谈得上开明。一个开明的政府,在制定和执行各项政策时,必然海纳百川、公平正义。那些占尽地利或出台了各种优惠政策的地方政府,如果不能平等地面对自己的市民,不能真正尊重法律,能配得上说“开放”二字吗?

前年,时任常德市人民政府市长周德睿,这位从清华大学毕业的法学硕士生,做了件在中国首开先河的事,即主持出版了三部厚厚的《政策清单》,包括“服务民生民利1000问”“服务企业发展和投资创业1000问”“服务农村农业1000问”,可以说,没有哪个地方政府敢于或勇于将所有政策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公示于民,这等于把政府的行为全部晒在阳光下,彻底挤压了权力寻租的空间,“革了自己的命”。因为市民去政务中心办事,若有弄不明白的地方,便可要求有关人员拿出这三部书中的某一部,查寻到某一条款,便知自己的权利是否得到了保障,便知办事人员是否忽悠了你。

一个真正把依法办事落到了实处的地方政府,才是让民众足可信赖的政府。一个可以让副市长坦然站到被告席上的地方政府,才是真正亲民的政府,这样的地方政府,中国应多一点。

常德市副市长出庭意味着什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