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碧华:穷人也许是幸运的
2018-07-24 07:27:47
  • 0
  • 0
  • 0
  • 0

穷人也许是幸运的

 

 

许多人同情穷人,许多穷人正百般努力试图成为非穷人。而我说,在法制还亟待完善的当下,也许,穷人是幸运的。

当有钱人家的孩子吃着肯德基的时候,穷人的孩子吃着自家种的红薯。后来传出肯德基的鸡是饲料鸡,吃多了会早熟,会成小胖子。穷人的孩子自然生长,没有一块脂肪是多余的。

周碧华:穷人也许是幸运的

当有钱人家的孩子自幼喝着牛奶时,穷人的孩子喝着母乳,佐以玉米糊或稀粥。后来传出牛奶里有三聚氰铵,喝牛奶的孩子有的成了大头儿。穷人的孩子也许个头小一些,但骨质紧密。

当有钱人家的孩子为防病打这疫苗打那疫苗时,穷人的孩子没钱注射,忽然传出,疫苗是假的,或有害的,遍天下炸了锅。穷人的家庭不惊不乍,穷人的孩子血脉里流淌着父母的精血,不掺一点杂质,用与生俱来的免疫力抵抗着尘世间的种种病毒。

周碧华:穷人也许是幸运的

当有钱人家的孩子坐着小车上学时,穷人的孩子在雨中奔跑,他们像猴子一样敏捷地过独木桥、攀险路,他们不会在军训时晕倒。

当有钱人家住在城里的高楼里,忽然传出,那些奢华的装修也许含有甲醛等有毒物质。穷人住在祖传的木板房或窑洞里,冬暖夏凉。

周碧华:穷人也许是幸运的

当有钱人为更有钱而殚精竭虑需周旋于各个权力部门时,穷人耕种几亩薄田,免了王税,一觉睡到自然醒,只求风调雨顺。

当有钱人出入于各个豪华酒店,吃着农残蔬菜和含激素肉类时,穷人吃着自给自足的粗粮和果蔬,不知富贵病是何物。

周碧华:穷人也许是幸运的

当有钱人吃着多宝鱼时,穷人在山溪沟沟里捕小鱼小虾吃。忽然有一天传出,多宝鱼看上去很有肉,但有些养殖户投放了孔雀石绿、呋喃唑酮、金霉素、土霉素、四环素、甲醛,这些化学物质可以抑制骨髓造血功能。

当世风日下、道德滑坡、法制无力时,穷人也许躲过了一场又一场人祸。但是,如果有一部分穷人不幸与有钱人一样蒙受了这一场又一场人祸,那他们无疑是最不幸的人。

穷人最终都希望成为非穷人,何时才能让他们避免这些悲剧呢?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