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碧华:食指批余秀华令谁纠结?
2018-01-17 08:02:55
  • 0
  • 0
  • 0
  • 0

食指批余秀华令谁纠结?

 周碧华:食指批余秀华令谁纠结?

著名诗人食指

近日,诗坛出了件事,让天下诗人们不知如何是好。这就是食指批余秀华。

食指说:“看过余秀华的一个视频,她理想的下午就是喝喝咖啡、看看书、聊聊天、打打炮,一个诗人,对人类的命运、对祖国的未来考虑都不考虑,想都不想;从农村出来的诗人,把农民生活的痛苦,以及对小康生活的向往,提都不提,统统忘得一干二净,这不可怕吗?……”

余秀华回应道:“食指先生说我不提农民生活的痛苦……可是,我从来不觉得农民生活是痛苦的啊,真是一个高深的课题:人们向往田园生活,凭什么又鄙薄它?真正的痛苦是作为一个农民,眼睁睁看着乡村文明的流逝啊。再过几年,哪里还有原始的农村啊。​​​

我为何说“天下诗人们不知如何是好”呢?皆因为,食指是公认的实力诗人,朦胧派诗人代表之一,没有谁会去否定他,否定他等于否定自己;而余秀华是近年来被捧红的诗人,“摇摇晃晃”地上了许多电视节目,许多高校都请她做过讲座。

也就是说,针对这两个诗人的观点,诗人们要做出选择陷入两难境地,肯定一个,必否定另一个。

有趣的是,食指先生确实是谈的一个严肃的话题,谈的“对小康生活的向往”,也就是诗人的使命与担当的话题。而当下的诗人,忌讳谈主流价值观。而食指先生这番话,反映了典型的主流价值观。他的这番话,若是由我周碧华说出来,一定会被斥之为“舔菊”。但由著名的食指先生说出来,众人的心里该是五味杂陈吧!

再看余秀华,尽管她后半段话是转移了话题——食指并未指向乡村文明,但她回应食指的话主要是那句“我从来不觉得农民生活是痛苦的啊”,即农民的生存状况在她眼里并不差。她的观点,让许多诗人如鲠在喉,本来,这些诗人就认为“生在中国是一种痛苦”,更何况是农民呢?余秀华却偏偏说她从来不觉得农民生活是痛苦的,岂能不让捧她的那些人彻底失望?

我不是诗人,对于这两个诗人的观点,我很容易做出选择,食指先生虽然年轻时“朦胧过”,但时下认识到诗人的使命感问题,我觉得他把脉准了整个诗坛的病症,大多数人的写作已远离生活,处于YY状态,一谈到现实题材,就片面地理解为要图解政治符号,以活在“自我”的王国里为荣,其结果是,遍地无病呻吟之作。我仍坚持认为,谁抛弃了大众,谁就被大众所抛弃,只能几个人在圈子里对着镜子作揖。

至于余秀华,一个曾经遭受过生活磨难的人,成名后有了几个小钱,想过一种小资生活,我很能理解。但她否认所有的农民曾经的痛苦或正经历着的痛苦,则是鲁迅批判的“一阔脸就变”式的人物,无大境界、大视野,和高尚的情操,终究只能“摇摇晃晃”下去。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