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大的一场晚会为何极具文学和音乐价值?
2018-10-30 06:58:19
  • 0
  • 0
  • 0
  • 0

湖南师大的一场晚会为何极具文学和音乐价值?

 湖南师大的一场晚会为何极具文学和音乐价值?


读过书的人都有母校。绝大多数人都有母校情结。

那是因为,无论你的母校是比较寒碜的普通学校,还是名冠天下的高等学府,你都或多或少地受惠于她。

从一所学校走出去的学子,就像母校撒出去的种子,四处生根发芽,各自拥有自己的人生。

虽然有的发达,有的平凡,但都是母校的财富。否则,母校这棵大树,又怎能枝繁叶茂!

因此,无数的名流或凡夫俗子,只要提起母校,都会有别样的情感。

1027日,湖南师范大学建校80周年校庆诗文音乐晚会,打开节目单,便知它在当代中国的文学价值和艺术价值。

文学顾问是77级中文系(今称文学院)毕业生韩少功,他是1980年、1981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获得者;2002年获法国文化部颁发的“法兰西文艺骑士奖章”;2007年获第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之“杰出作家奖”;美国第二届纽曼华语文学奖等。另有译作《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昆德拉著)、《惶然录》(佩索阿著)等数种出版。评论界普遍认为,他的学识与功力及成果,远在莫言之上。

艺术顾问是77级历史系毕业生贺梦凡和73级音乐系毕业生王佑贵。贺梦凡的代表作是电影《孙中山》,作曲家王佑贵的代表作是那首红遍大江南北的《春天的故事》,《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我属于中国》、《我们这一辈》等歌曲也广为流传。

晚会总导演、总撰稿是80级中文系毕业生田地,彭丽媛演唱的《我属于中国》、戴玉强演唱的《又见西柏坡》就是他创作的歌词。

朗诵作品全是校友作品,中文系毕业生何立伟,他的《白色鸟》曾获1984年度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

78级中文系毕业生陈秉安,他的《深圳的斯芬克思之谜》曾获全国1990-1991年优秀报告文学奖。

77级中文系毕业生骆晓戈、刘犁当年曾是与叶延滨、舒婷等齐名的青年诗人。

那时的中文系7778级,号称半个班都是作家,韩少功、张新奇、何立伟、田舒强、钟铁夫、徐晓鹤、骆晓戈、刘犁……群星璀璨,中文系青年作家群整体实力超越了以陈建功为代表的北大中文系,《中国青年》杂志特地以《岳麓山下枫火正红》为题报道过(作者汤延娟)!

除了校友作品,还有教师的作品,其中一个人的名字如雷贯耳,那便是钱钟书大师,他与其父亲曾经同时任教于湖南师大的前身国立师范学院。

校友、著名歌唱家陈思思、刘一祯的献唱更是将晚会推向了高潮,陈思思的舞台风格与平时的演出完全不同,亲切、自然、活跃,因为这是母校,她面对的是老师和校友。

这场晚会与平时见到的娱乐性晚会相比,虽然舞美因场地限制达不到极高水平,但其文学和音乐上的价值足可以载入史册。

湖南师大的一场晚会为何极具文学和音乐价值?
韩少功(左六)等知名作家回到母校

湖南师大的一场晚会为何极具文学和音乐价值?
著名歌唱家陈思思在献唱

湖南师大的一场晚会为何极具文学和音乐价值?
著名歌唱家刘一祯在献唱

湖南师大的一场晚会为何极具文学和音乐价值?
著名作曲家王佑贵在演唱自己创作的歌曲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